您的位置:首页
> 法治文化 > 法治人物
刚柔相济 智慧担当彰正义 不忘初心 勇破执行难藩篱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08:45 来源:市司法局

刚柔相济 智慧担当彰正义 不忘初心 勇破执行难藩篱


吕晓峰,男,1972年8月出生,中共党员,1991年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后进入江北法院工作,先后在慈城人民法庭、民二庭、办公室、研究室工作,现任江北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、执行局局长、三级高级法官。先后在2007年被市中院授予“市级优秀法官”称号并立个人三等功一次,2012年度被江北区委区政府授予“十佳法治促进员”称号。

2015年4月,吕晓峰接到岗位调动通知,由慈城法庭庭长调任执行局局长,内心十分的不愿,“敲正义之法槌,断曲折是非,护公平正义才是法官应然之道,做一名赳赳武夫式的执行干警算什么?”2016年3月,最高人民法院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提出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”。亲历3年的破难之路,深刻领悟到了“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、执行则是最后一道防线上的最后一环”的真正含义,“依法保障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”是人民法官的应尽之责、应有之义。吕晓峰带领江北法院执行局全体干警,夜以继日、风雨兼程,经过3年的努力,向人民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答卷,这三年,他又是无怨无悔的。

执行需要刚性,兑现承诺,破除最后一道藩篱

 “人是最基本的生产要素,管理是最重要的生产关系,只有管理才能促规范执行,只有管理才能使执行强制力发挥最大的效果,才能最大限度的满足人民群众的获得感” 为此,在吕晓峰的带领下,执行局向管理改革要生产力,深挖执行潜力,全面提升执行刚性。在全省率先将考核精确到个人及个案,将30多个体现执行强制力,执行效果、阳光执行的指标全流程反映在管理考核中。探索建立教科书式执行模式,梳理案件办理的规定动作,制定格式化表格6类56份,让执行的全部强制措施在每个案件中均得以规范适用,让每一个案件当事人感受到法院为实现胜诉者权利所做的不懈努力。这些举措,得到了省高院的充分肯定并推广。每年司法拘留的人数从2014年的个位数到2018年的205人,追究刑事责任3人、处以罚款589人,执行完毕率更是位列全市第一。这些数据就是人民群众切切实实的获得感。2018年底,四项核心指标已全部符合第三方评估要求,如期兑现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庄严承诺。

执行需要温情,情理兼顾,彰显司法情怀与担当

刚性执行是法官的职责之本,如何遵循“法理”兼顾“人情”更是考验执行工作的智慧和担当。在办理一起在校大学生的民间借贷案件时,面对羁押室铁窗后面那张稚气未脱的脸,和隔着铁栏默默垂泪的被执行人母亲,吕晓峰同志想到了还在读大学的孩子。为人父母的他,对年轻的被执行人说出了这样一段话:“这个2平米的铁笼子,是你诚信教育的教室,也希望是你关于诚信的最后一课。今天在你父母的帮助下,你履行了金钱债务,但诚信的缺失和对家庭的愧疚,则只能靠你用今后的实际行动去弥补,今天你走出了执行局的羁押室,如果不深刻反思做一个诚信有担当的人,下一次也许就会坐在刑庭的羁押室,到时候可谁都救不了你了。”最终,这名年轻人就在执行局的接待室内写下了深刻的感悟,悔过自己的错误。看着迷途知返的年轻人安慰着父母离去,吕晓峰对执行干警们说到:人都有犯错的时候,执行也有温情,给年轻人一次教训,也应该给他一个机会”。这是刚性执法下吕晓峰的柔性情怀。

位于江北大道与洪塘中路交叉口的明州广场项目,因资金链断裂未能如期竣工,预售房不能如期交付,施工企业不能如期拿到工程款,供应商货款不能兑付,处理不当将引发众多的社会矛盾。如简单直接拍卖,工程复工手续繁杂,竣工遥遥无期,多方利益都将受损。吕晓峰亲自办理,打破常规,将企业重整方式引入个案执行。清理债务、清算资产,与不同债权人分析利弊,协同各方力量引进投资人,最终纠纷得以妥善化解,更多潜在诉讼都消化在萌芽中,工程得以顺利复工,预计竣工时间要提前13个月。吕晓峰说:“虽然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比按常规程序办理要多几倍,甚至引起部分当事人的误解,但不能因为我们的常规方式执行,使一个企业倒闭,造成更多的社会不和谐因素。尽我可能,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是我们执行人的责任。”这是刚性执法下吕晓峰的大局担当。

执行更要智慧,创新方法,优化社会治理格局

多年的一线办案,让吕晓峰对法律的基层实践有了更多更深的体会。执行办案中,他发现,被执行人由于一时的资金链紧张暂时缺乏履行能力,希望通过其将来的努力,扩大收入来源来履行,也能积极配合法院执行。而申请人却认为被执行人有能力履行而未履行,不接受被执行人的履行计划,强烈要求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因被列入失信名单,使被执行人社会活动能力受限,社会评价降低,在出行、工作、贷款、继续经营等方面难以施展手脚,此种现象实际上确已明显削弱其履行能力或严重阻碍其履行,也打击了被执行人配合法院执行的意愿。在这样的个案中,信用惩戒的社会效果不佳,而传统的“放水养鱼”的执行方式又缺乏制度的规范。面对这种因采取信用惩戒而造成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冲突,吕晓峰尝试制定和试行《失信被执行人信用修复激励评分制度》。2016年初,作为市重点工程“姚江一号”的开发商,某置业公司因融资困难而陷入债务深渊,“姚江一号”项目也因资金不足停工并被诉至法院。在该置业公司信用修复的申请下,江北法院综合考虑其履行能力和配合执行的行为,决定暂停对该公司实施信用惩戒,将其从失信名单中屏蔽,并鼓励其积极提高自己的履行能力,配合法院执行并尽快履行义务。“没想到法院工作这么人性化,信用修复后,我们公司现在又可以进行融资,工程也能恢复施工了。”宁波某置业公司负责人娄某如是说。被执行人置业公司在信用修复的情况下,顺利融资并恢复了在建工程的施工,逐步履行执行标的,最终案件顺利执结,实现多方共赢。该机制在追求法律效果的基础上兼顾社会效果,弥补了社会信用修复制度的缺失,给履行确有困难又履行意愿强烈的被执行企业一次正面评价的机会,取得了良好的法律及社会效果,受到了《法制日报》、《人民法院报》、《宁波日报》、宁波电视台等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。

吕晓峰说:司法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,而执行工作是实现正义的最后一公里,是集中考验一名法官忠诚干净担当的磨刀石。作为一名执行法官,兑现司法裁判的同时,何尝不是人生智慧的积淀与成长。



 


分享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